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原创小号ID风清扶明月。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最后说明一下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虽然好像并没有人orz)

《星空》春待组

提前庆贺520(虽然我还是单身狗)这是一篇比较长的小甜文,里面会有两人的童年回忆。以及非常感谢 @青醋芥陌@後番茄楽園 两位太太的指导。尤其感谢芥陌陌提供的结尾建议,我爱死你了啊啊啊!观看前请注意:☆文笔渣
☆人物可能会有点ooc
☆歌词是我乱写的。。。翻译是谷歌。。。
☆篇幅略长(大概一万二左右),请耐心观看哦
最后,祝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知道吗?在我眼里,再美的星空都抵不过你眼底蕴藏的温柔。”
——————
伊万在整理杂物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张童年时的画稿,简单的彩铅画上,两个小男孩一起坐在草地上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流星在他们的头顶划过,天空是深蓝色的,像极了某个人的眼睛。他放下手中的杂活,随意的靠在墙上,细细地端详这张画。思绪却飘得很远很远。

阳光从窗口倾泻而入,此时窗外晴空万里,一如十年前炎热的夏日。

当时年幼的他正坐在窗边,桌子上铺满着乱七八糟的作业本,如果稍微注意些,还可以发现他的脚下是一堆揉成不规则团状的草稿纸。而此时他却是咬着笔头绞尽脑汁,心里默默地诅咒那个啰嗦又喜欢布置作业的老头。

正当他想要任性的丢开笔不干了的时候,一颗磨得滚圆的小石子从窗外射入并且精准的命中他的脑门,他痛呼一声捂住了脑门,将头探出窗外,果不其然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小混蛋就站在他家的楼下,阿尔弗雷德努力地扬起了脖颈,得意地挥了挥手中的弹弓,并对着他吹了一声口哨,脸上挂着的笑容简直刺伤他的眼。

被气得火冒三丈的伊万正准备下楼去好好教训他一顿,但是刚走到一半,他又停了下来。重新回到了书桌旁继续奋战,但这一次他十分机智的把窗关得严严实实的。无论阿尔怎么拿石子敲打他的窗户他都不为所动。

哼,想故意打扰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然而没过多久,窗户上传来了被人叩响的声音。伊万疑惑地打开窗,就看见了阿尔弗雷德那张愚蠢的笑脸,此时他上半身都挂在了窗户上,手臂有力的撑住窗沿,眉眼弯弯的向他打招呼:
“哈喽!大白熊~”

“阿尔弗,你是不是想让你的牙龈出点血呢?”伊万愉快地微笑建议道。

“不过,在那之前,先告诉我你是怎么上来的?”

“啊,这个啊,”阿尔十分悠闲地晃了晃悬空着的双腿,“顺着水管上来的啊,你家才三楼,又不高。”

“…………”

“怎么样,hero是不是很厉害?”

“那,就不如继续挂在那里?如果能够摔死你的话那就更棒了~☆”

“等等等等,hero快要掉下去了!蠢熊快来帮把手!”

在他即将脱力的那一刻,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并将他拖上来了一些。

阿尔刚松了一口气,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晶莹的紫色眼睛,里面藏着不怀好意的笑意,伊万天真的笑容散发着谜一样的黑气。

只见他微微松了下手,一阵失重感顿时传遍全身,就在阿尔想要大叫一声时,伊万手很快重新有力地抓住了他,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死里逃生带来的恐惧和后怕的结果就是他的后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kurokurokuro,你说我就这么把你丢下去会怎么样呢?”

“喂喂,别冲动!”阿尔开始方了,“Hero是来给你送礼物的!”

“哦?礼物?”伊万开始有些好奇了,“你可别告诉我你所谓的礼物就是往我脑门射石子并砸我家的窗。”

“当然不是!你先放我进去,我就告诉你。”

伊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好心地将他拉了进来,阿尔弗雷德顺利并快速地爬进窗内,一脚踩上他的书桌,然后像英雄登场一样潇洒地从书桌上跳下。

然而伊万看着作业上多出的几个脚印,顿时感觉自己的好心简直是浪费。

“所以呢?你的礼物在哪里?”

我发誓,如果他敢耍我的话,我就把水管插到他的头上,真的。伊万默默地朝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想道。

“哼哼,”自称hero的金发男孩得意地双手叉腰说道:“Hero的礼物可不是普通的礼物哦!全世界都独一无二!”

“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兴奋......喂,拉我做什么......你要带我去哪?”

“别问,跟着hero就对了。”阿尔弗雷德笃定地说道,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说完,还没等伊万开口,就急冲冲地拉着伊万下楼了。

好吧......也许,相信一次这家伙也不错?

天色渐晚,炽热的太阳慢慢落下,只留下了被火灼烧似的晚云。伊万气喘吁吁地挪动着步伐,跟着前方带路的金发男孩。他抹了抹额头上渗出的一层汗珠,看向了前面的男孩——他的金色短发被微风吹起,像盛开的向日葵,带着灿烂的阳光在他眼前闪耀着。似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阿尔回过头来,澄澈的眼睛里仿佛盛着天空。他向他伸出了手,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言语,伊万紧握住了面前有力的小手,跟着他穿过茂密的草丛,跨过小溪,
翻越了半个小山,最后来到了一个山崖边。

天已经完全黑了。

阿尔轻车熟路地拨开眼前碍事的长草,面前是一片空旷的草地,阿尔欢呼了一声率先向前跑去,在柔软的草地上滚了几下,然后,他想起什么似的飞快地爬了起来,面对着伊万大大张开了双手,

“看!这就是hero送给你的礼物!surprise!”

阿尔弗雷德大张的双手背后,是一片璀璨无比的星空。淡白的月光落下,照耀着这片碧绿的草地。巨大的月亮旁边是闪烁的群星,它们不规则的散落在深邃夜空的周围,当月亮被乌云遮住,美丽的夜空就只剩下繁星闪耀,犹如一颗颗珍美的明珠。这时,一颗颗流星在眼前划过,它们带着华丽的拖尾,在这片广阔的夜空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稍纵即逝的美。

伊万怔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人震撼的美景,美到令他停止呼吸,美到令他移不开眼。

“阿尔弗......”他不由自主地走上前,来到金发男孩的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切。忽然,他感到有一只手轻轻地碰了碰他的手背,他下意识地将它握住。

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夜的晚风温柔地吹拂着他的脸,带来夏日的微凉,紧紧交握的双手传递着暖意。身边男孩璀璨的笑容,与他碧蓝眼眸里映入的灿烂星空,一起构成了此生难忘的盛世美景。

“铃铃铃——”一阵略带急促的电话铃声将伊万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他掏出口袋里的手机,随手就滑了接听。

“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对方清亮沉稳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好听,“明天就是你个人画展开展的时候了,请问你做好准备了吗?”

“啊,已经差不多了吧。再说不是还有小耀你吗~☆”

“我可不是事事万能的啊!”对方似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又交待了伊万一些事情,伊万都随声应和了。

“好的好的,知道了~”

“那我就先挂了阿鲁。”

“等等,”伊万看着手里简洁的画稿,像是下定了决心般说道,“耀,你再帮我一个忙。”

第二天
8.30pm

宽敞的展厅里,一幅幅精美的画作或是被悬挂,或是被相框镶嵌于墙上,在温暖明亮的灯光下,绽放着属于它们自己独特的美。

来来往往的人们,驻足观望着每一幅作品,偶尔小声讨论,赞叹。

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位杰出的青年画家,在他成名的三年后,终于不负众望的举办了自己的第一次个人画展。

然而,在展厅最显眼的地方,却挂着一张最最简洁的彩铅画,与周围成熟华美的画作格格不入,而因此鲜有人问津。

伊万站在那副画作前,手指轻轻抚上那幅彩铅画,历经多年冷落的画早已褪色了不少,颜色早已黯淡,幸运的是大部分的轮廓还是能够辨认得出的。只是与周围的作品比起来,它的水准还是太低了。

伊万觉得这一切仿佛都是做梦一般,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落寞的小男孩如今却是个有名的画家呢?伊万看着被相框封存的画,恍惚地想道,怕是当年的自己,也想不到能有今天如此的辉煌。

但是如果说还有谁愿意一直相信他的话,大概,就只有那个人了吧?

初秋的深夜里,夏天即将过去,只留下了一个小尾巴让人回味。伊万打开了窗,有些凉意的风瞬间窜了进来,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连忙找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然后打开了桌案上的小台灯,附身在一张未完成的画上埋头苦干了起来。

简单的白纸上,在一支再普通不过的画笔的挥舞下,简洁流畅的线稿跃然于纸上,然而伊万并不满足于此,他很快就找来了上色用的彩铅,开始涂色。

然而就在他好不容易涂完了背景,正准备给画中的小人儿上色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头上响起:
“Hi,伊万!”

“哇啊!”伊万瞬间就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画笔险些划过了整张画,他抬起头,只见向来酷爱冒险的小英雄此时手脚并用地攀着一条绳子,从他的窗户上方倒吊下来,正热情洋溢地打着招呼:“这么晚还不睡吗?”

“阿尔弗雷德,”伊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麻烦你下次的出场方式可以正常点吗?”

“诶?可是hero觉得这样很酷啊!”

看着伊万红润的包子脸顿时变得气鼓鼓的,阿尔突然很想去捏一捏,但刚伸出手就感到一阵重心不稳,他只好收回了手,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尴尬地说道:“那......可以让hero进去吗?吊了这么久hero有点累。”

伊万当然不知道他的那些小心思,他丢了一个白眼,“下次再这样,就摔死你好了,省得你又弄脏我的书桌。”

“放心,没有下次了。”说完,他“唔呼”一声抓着绳子荡了进来,吓得伊万连忙护好画纸和笔。心粗胆大的阿尔可不管这些,一落地之后就朝着伊万的床扑了上去,边滚边喊:“好舒服!好舒服!”

而伊万则看着从窗口处耷拉了一大截的绳子,试着拉了一下。啧,还挺结实。

他回过头,看着在床上滚得不亦乐乎的小混蛋问:“话说,你要怎么处理这个绳子呢?”

“嗯?”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他趴在床上,撑着脑袋看着伊万,无所谓地说:“那个啊,等我回去的时候再解开好了。”

好吧,他才不想管他呢。

这么想着的伊万又重新伏在了桌案前。然而,没过多久脖颈上传来了痒痒的触感,只见阿尔弗雷德从他背后伸了一个头出来,十分好奇地问:“你在干什么?”

“阿尔弗,”伊万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地克制自己不要打他,“你就不能好好待着吗?”

阿尔撇着嘴一脸委屈,“谁让你一直都不理hero,hero好无聊啊!”

“哇,你在画画吗?画得真棒啊!”

伊万一扭头就看见阿尔的金发不断扫到他脸上,而对方此时几乎是把整个身子都靠到了他身上,他不禁皱了皱眉,“阿尔你可以不要压在我身上吗……你好重。”

“hero那是健壮!才不是重!”

“对我来说都一样。谁让你整天吃那么多垃圾食品。”

“Hero不接受反对意见。”阿尔故作严肃地说,然后他无视了对方直接拿起了桌上的画,看了一会,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

“咦,这不就是......我上次带你去的地方吗?哈哈!”

“嗯,”伊万点了点头,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谢谢你带我去看那么美的星空……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所以我想把这幅画送给你,作为回礼。”

虽然上次回来后两人都被各自的家长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但伊万一点也不后悔。谁还没有个叛逆的时候呢?

“诶,真的吗?啊哈哈哈!那hero就收下了哦!”

“喂,等等。我还没画完呢!等我画完以后我再亲自给你。”

“好,那hero就等着你!”阿尔弗雷德的蓝眸里满是期待的目光。两人互相勾住的小指,既是诺言,也是两人对彼此的信任。

对不起,阿尔弗……

我没能实现我的承诺……

伊万紫色的眼睛里渐渐漫上了一层悲伤。

“我真是不明白。”清亮的嗓音在他的身后响起,伊万瞬间惊醒过来,一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合作伙伴兼朋友王耀站在自己身后,带着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也看着这幅画。

“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能让你做出这样的决定。”王耀抚了抚额,“你知不知道,就为了你这幅画我花费了多少人力吗?还好最后赶上了。”

伊万对着他宽慰地笑了笑,“辛苦你了,耀。”

“算了,反正你辛苦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王耀无所谓地怂了怂肩。

“既然画展已经成功开展了,那这边就没我什么事了,伊万,我得先走了,我那边还有事呢。”

“啊,好的。小耀慢走哦~”

“噫,你能别这么肉麻吗?”

“哪有~☆”

“得了得了,不跟你贫了,我真得走了。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

“好的,拜拜~”

看着已经走远的王耀,伊万松了一口气,这几天为了忙画展的工作,不仅是王耀,他也有点累了。看着玻璃内的画,他突然觉得有些嘲讽。

这幅画,恐怕是再也给不了它真正的主人了。他现在做的这些补救,又有什么用呢?

他轻笑了一声,笑得有些苦涩。

算了,明天再来看它吧。

他现在需要休息。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他是在王耀一个接着一个的电话铃声中醒来的。

“耀,”刚刚醒来的伊万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怎么了呢?”

“伊万,”王耀微微喘着气,听起来有些着急,“你现在马上来画展。”

“发生什么事了?”

“你的那幅画——”王耀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呼吸。

“出事儿了。”

等到伊万赶到展厅时,这里基本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尤其是那幅画前早已挤满了人,人们争相拿出手机对着画狂拍,他甚至还看到了几个记者带着摄影师在拍摄。保安在努力的维持秩序,但效果不大。

场面一度混乱。

在一旁焦急等候的王耀看到他后立马跟了上来,“我的天啊,”他松了一口气,但心情却没放松多少,“你终于来了。”

“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清楚,”王耀摇了摇头,“我也是一大早有人通知我才赶过来的。等我来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

“我听到好像是说……你的画涉嫌抄袭。”

“抄袭?”伊万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

“别激动,也许抄的人并不是你……”

“不行,我得上去看看。”

伊万走上前去努力地扒开人群,然而他前脚刚踏进来后脚立刻又重新挤满了人,幸亏他长得够高,不然这么密集的人群他不得活生生闷死。

“对不起,抱歉,请让一下——”

这太不正常了,他这样想着。过多的人群无形之中给伊万带来沉重的压迫感,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时,他听到了身边的两个女生在小声讨论——

“你说,这幅画有什么稀奇的啊?怎么这么多人都挤在这啊?”

“你还不知道吧?听说这幅画跟一个当红歌手新发的专辑封面撞上了。听说今天体育中心还有他的演唱会呢!”

“什么?真的啊?那个歌手是谁啊?”

“他你都不认识,阿尔弗雷德啊!”

阿尔弗雷德……

他几乎是失控地推开了面前阻碍的人群,不顾旁边人的咒骂,他冲到那个女生的面前,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告诉我,你刚刚说的那个歌手全名叫什么?”

“我,那个……那个……”女生似乎被吓到了,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说话啊!!”

“是,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是了,就是他。

伊万的瞳孔猛地收缩,他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朝大门的方向冲去。

“伊万!”

看着刚进入人群没多久的伊万突然冲了出来,好不容易钻进人群的王耀只得抽身出来,跟着伊万一路飞奔,总算是赶在对方一脚踏入计程车的那一刻拦下了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王耀拔高了音量,他皱着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人,“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你现在……”

“耀,对不起,”伊万抬起头,直视那双着急多过愤怒的琥珀色眸子,“原谅我的任性。但这一次我必须要去找他!”

“他?那名歌手么?”王耀稍微冷静了些,只见他叹了一口气,“是因为那幅画吗,这几天你一直都很反常,也是因为这个吧?”

“抱歉,我……”

“算了,”王耀闭了闭眼,松开了一直紧抓住对方的手,“你去吧,去找他吧!这里的事情有我扛着。不过,”他顿了顿,“回来以后,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谢谢你,耀。”

“行了赶紧走吧!”

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王耀不禁抚了抚额。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如果说相遇就是晴天,那么分离是不是就是雨天呢?

伊万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一天的天气的确不好。而比这更不好的是他的心情。

楼上接二连三传来的嘈杂声弄得他几乎睡不着。他直起身来,揉了揉带着水雾的紫晶色眼睛,铂金色的短发因为翻来覆去而有些乱糟糟的。他睡眼朦胧地坐在床上,呆呆地看向大敞着的窗外——天已经亮了,但阴沉沉的,厚厚的乌云密布着,一丝光也透不下来,无端地让人觉得压抑。

这时一阵凉风吹来,老旧的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压在书桌上的画纸被风吹起了一个角,
枯黄的树叶顺着微冷的秋风飘入窗内,落在彩铅的画上。

盯着那片落叶的他看到那张画纸以后,才恍惚地想起了一件事。

今天......好像是阿尔弗的生日。

原本混沌的脑袋被风一吹瞬间清醒过来,他翻身下床,走到窗户旁正想关上它,然而就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孤独地站在他家楼下,伊万的位置刚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往日里闹腾的小混蛋今天却十分反常,他就安静地站在那,不说也不笑,那双蔚蓝色的眼睛里,明亮的天空毫无光彩,连带着他原本璀璨的金发也变得黯淡了不少。
而当伊万对上他的视线的那一刻,他竟然清楚地感受到对方流露出的悲伤和无奈。

伊万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他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个男人,几乎是强制性地把阿尔弗雷德半抱半扛起来,阿尔泄愤似地在那个男人的背上猛锤了几下,却只能换来男人一顿怒骂和更加粗鲁的对待。阿尔放弃了挣扎,他努力地支起上半身,朝着伊万的方向望去,嘴里发出无声的呼唤。

伊万......

伊万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过来想要冲下楼,冲到一半时他突然想起来一样东西,于是又返回书桌旁将那张画夹在宽大的画本中,急忙跑了出去。

将家长的呼喊抛在身后,伊万火急火燎地窜下楼梯,还险些一脚踩空。然而等他来到楼下时,阿尔弗雷德他们已经坐上了一辆灰白色的车子了,而阿尔就趴在车的后玻璃上,定定地看着他。

他在哭。

阿尔弗雷德在哭。

“不!等一等!”他着急地大喊。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倾去......

“砰”的一声闷响,伊万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前面的座背,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嘶......”

“抱歉哈!”司机是个忠厚的中年人,他抱歉地说道,“刚刚急刹车,忘了提醒你了。”

“没事,”伊万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头,“是我没留神。”他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他刚刚上网查了一下,现在离演出开始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

“司机,我们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到体育中心?”

“这...不好说呀,”司机看了前方拥堵的车道(伊万显然也注意到了),犹豫地开了口,“不过看这情况,最少也要一个多小时吧?”

伊万皱了皱眉。这样肯定赶不上。

“那如果走路呢?”

“走路也要三十多分钟吧......”

“谢谢你。”伊万来不及解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现金丢给了司机,然后打开车门就跑了出去。

“哎,先生,你要去哪?先生......”

伊万迈开长腿奔跑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扑面而来的冷风夹着灰尘灌入他的口鼻中,刺得他的肺部一阵闷痛。许久未运动的肌肉发出强烈的抗议。被汗水浸湿的铂金色刘海有些凌乱的贴在脸上,伊万重重地喘着粗气,却依旧不肯停下。

不知何时他眼前的景色变得模糊起来,汽车的鸣笛声,街上的嘈杂声,仿佛也离他远去。
往事像一张张色彩鲜明的画在眼前闪过,有开心的,有快乐的,也有痛苦的。他这时才知道,在他漫长又孤独的童年里,那些为数不多的快乐回忆,全都是阿尔弗雷德带给他的。

时间仿佛回溯到那一天,年幼的孩子紧紧地抱着一个宽大的画本,
倔强的小脸满是泪痕。他努力地向前奔跑着,只是想要追上前面的汽车。

只是想最后再见他的挚友一面。

然而在那个灰蒙蒙的天空下,灰暗的街道上,风刮起的烟尘模糊了视野,而他只能无助地看着车影越来越远,直到它淡出自己的视线之外。

他几乎是绝望地看着他再也无法追及的远方,堪堪迈出几步,却再也支撑不下去地坐倒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终于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不详的预感竟然成了真。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那天以后,整整十年过去了,他再也没能见到那个笑容如同加州的阳光一样的男孩。

之后伊万一直在想,如果那一天他可以发现的早一点,那么他们会不会就不是这种结局?

答案当然是——不。

命运似乎总喜欢捉弄人,他就像一个高级的木偶操纵师,而他们只能在他准备好的舞台上表演。

无论怎样,分离都是注定的。区别只在于是否能亲口向对方说一句“再见”。但对于他们而言,重要的不是“再见”,而是“好久不见”。

所以这幅画盛载的既不是回忆,也不是悔意,而是他们之间无法磨灭的感情。

所幸,幸运女神还是眷顾他的。

“呼、呼……”伊万终于停下了脚步,因为过度劳累而酸痛不已的双腿微微发着抖,这使他不得不弯下腰屈膝并大口喘气。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手中紧攥着的门票几乎被浸湿。

他抬起头看向面前方紧闭着的大门,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奇怪,太安静了……这不正常。

这时,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两位年轻的女性有说有笑地结伴从里面走了出来,伊万注意到了她们胸前的工作牌,迅速冲上去拦问。

“抱歉,请问......”

“呀,”其中一个栗色长卷发的女人看着他,惊讶地轻掩住嘴,“你这么迟才来吗?演唱会已经结束了哦!”

伊万微微睁大了眼睛,“可我在网上查询到的时间......”

“啊,”另一个金色长发的女人接话,“可能你查到的是假信息。演唱会可是照常进行的呢。”

心脏猛然坠下。

“谢谢......”他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这么说道。

栗色长发的女人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然后跟着同伴走远了。而伊万依然定定地站在原地,怔怔地望向半敞着的门后。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迈开僵硬的双腿走进那扇门,仿佛鬼使神差一般,一步一步踏在台阶上,顺着阶梯慢慢地往下走

不久前还是热闹非凡的体育馆此时异常的静谧,本该光芒四射的舞台早已暗淡了光芒,只剩下一些基本的设备还完好的摆在台面上。

走下最后一级台阶,他站在舞台前,恍惚地想像着那人站在舞台上的模样,该是怎样的呢?是帅气十足,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调皮可爱?

一想到这个,他噗的一声笑出声。可是笑着笑着,他突然笑不出来了。

他的眼眶不知何时变得酸涩不已,身体似有千斤重一般瘫倒在离他最近的座位上,颓然地低下头,将脸埋入掌心之中。

偌大的体育馆里,空荡得只剩下他一个人。

为什么......

为什么......连最后一次机会也不愿意给我?

就在这时,安静的体育馆内回响起一阵机械开启的声音,一排排灯光有序亮起,舞台瞬间重新焕发光彩。伊万惊讶地抬起头,舞台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他抱着一把吉他站在光芒中心,金色的头发在灯光下呈现不一样的色泽,藏在平光眼镜后的蔚蓝色眼眸熠熠生辉。

看着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眸,脑海中童年玩伴的身影竟与台上的年轻人渐渐重合。伊万不可置信地喃喃道:“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

年轻人似乎听到他的话语,英俊的脸上扬起帅气的笑容,得意又自信的模样与小时候如出一辙。他抱稳了吉他,手中的拨片轻巧划过一串音符,阿尔弗雷德半阖上了眼,缓缓地开口:

“ On this wonderful night
(在这美好的夜晚)

Stars are full of stars
(繁星漫天)

Moonlight gently brushing
(月光温柔地照拂着)

I hold your hand
(我牵着你的手)

As if holding the whole world
(仿佛握着整个世界)

You're like a meteor
(你就像一颗流星)

Broke into my world
(闯入我的世界)

But I do not know how to keep you
(可我不知该如何留住你)

My dear
(我亲爱的)”

磁性低沉的嗓音加上吉他伴奏,温柔得不可思议。

“ On this wonderful night
(在这美好的夜晚)

Stars are full of stars
(繁星漫天)

Meteor across the head
(流星划过头顶)

Took my prayer
(带走了我的祈愿)

But not take my love
(却带不走我的爱)”

伊万静静地听了一会,似乎明白了什么。嘴角开始不自知地翘起愉悦的弧度。

“ Time is passing
(时光在飞逝)

The time is just passing by
(岁月已流走)

You know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你可知我一直在等你啊 )”

唱到这句时,阿尔停了下来,他十分灵活地从舞台上跳下,来到伊万面前伸出手:
“ Would you like to go with me?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My dear ?
(我亲爱的?)”

伊万笑了,紫水晶色的眼睛此时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白皙的手毫不犹豫地回握住对方的手,一如十年前那个美丽的夜晚。

“当然。”他这么说道。

阿尔当即吹了一声口哨,牵着伊万的手重新回到了舞台上,继续进行他送给伊万的独家个人演唱会。看着阿尔孩子气的举动,伊万只觉得内心被填得满满的。

掌心的温度,是他渴望已久的温暖。

这一次,无论是谁,都不会再放手了。

“ My world is less of you
(我的世界少了你)

Just like the night sky without stars
(就像夜晚的天空没有星星)

May my future be with you
(愿我的未来能有你陪伴)

I will not be separated
(愿你我不再分离)

My dear
(我亲爱的)

You are in my heart
(你在我心中)

Forever the brightest star in the night sky
(永远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Will forever be
(永远都是。)”

END

最后引用一句话:
但愿所有美好的相遇都能有始有终。

评论 ( 14 )
热度 ( 64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