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双耀】《逆臣》:第一章 相遇

啊,终于更完了第一章,这一次是完整版的。
设定古代架空,将军耀X王爷黯。私设多ooc预警。

以下正文开始

世人皆赞八王爷俊美无双,武艺高强。
世人皆叹八王爷乖戾嚣张,喜怒无常。

八王爷何许人也?众多皇子中虽排行老八,但他却是先皇嫡出,当今圣上的亲侄子。字夜阑,单名一个黯字,常被人尊称一声“黯爷”。

这八王爷虽从小便学习武艺,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但他既无意于官场,对领军打仗也毫无兴趣。不禁让人直拍大腿道可惜,否则朝廷必将多一名少年英材。

而使八王爷王黯真正出名的,却是三年前,在京城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一酒楼四海楼里,那让无数江湖人为之惊叹的一战。

三年前,二王爷王容一如往常地在四海楼中大摆宴席,招待门客。八王爷也在邀请之列。却不曾想宴席中,一名美艳舞女突然发难,欲刺杀二王爷。这名舞女乃是恶名昭彰的夺命三娘,以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和诡异致命的软剑术,在江湖中可谓难逢敌手。在座门客、护卫,竟无一人能挡住她。危急关头八王爷果断出手,银雪长鞭一动惊艳天下,几次对招后,夺命三娘却不敌他,手中软剑断为数截,被王黯当场生擒。虽仍是受了些不轻不重的伤,但八王爷那惊艳绝伦的鞭法,柔软似长龙银蛇,却又招招致命,令人见之难忘。

也因此,江湖人送一称号“银雪龙鞭黯王爷”。

然王黯向来不屑与江湖人来往,就算知晓这称号也毫不在意。依旧做着他的逍遥王爷,在京城中整日骄奢淫逸,且喜怒无常,极难伺候。虽并未做出甚罪大恶极之事,但名声不可谓好。

又是一日,一家茶馆里一小厮被人拖至街上暴打,口鼻鲜血四流,此等惨象引得路人纷纷驻足旁观,却无人敢出声。谁会没那个眼力见儿的,八王爷就在边上坐着呢,见他面色沉沉,只怕是这小厮手脚不干净。这事儿也常见,谁让他如此倒霉,摸了贵人的物什,而这贵人偏偏还是难惹的八王爷呢?啧啧,瞧瞧,再打下去,估计连口气都没了吧?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路人幸灾乐祸的有,可怜惋叹的有,不忍直视的也有,但就是没一人敢站出来制止的。眼瞅着这少年就要被活活打死,动手的仆人却力度未减,只见他高高扬起马鞭,就要狠狠抽下时,一只手突然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腕,如同精箍铁枷一般让他无法移动半分。

家仆慢慢转动头颅,只见一名戴着银面具的黑衣男子微微一笑,温声问道:“这位兄台,这名少年究竟做了何事?何至于要如此残忍鞭笞。”

家仆咽了口唾沫,没由来地觉得后背一阵发寒。但一想到主子就在旁边,便又狗仗人势地梗着脖子骂道:“哪来的野东西!敢坏王爷的事,滚一边去!”

  

“抱歉,”银面黑衣的男子面上笑容渐失,眼神也越发冰冷,“谁的事在下不管,但一介家仆当街行凶,却是要管管的。”

  

说完,他轻巧一扭,原本气势汹汹的家仆瞬间哭爹喊娘,手臂被扭向了另一边。家仆又惊又怒,转身就想狠狠回踢一脚,岂料男子轻松躲过,出力太猛反而让自己以狗吃屎的姿态狠摔在地。

  

害人不成反自残,路人纷纷拍手称快。而男子却仿若无闻,而是将跪地已久的少年扶了起来,温声询问:“伤势如何?严重吗?”

  

少年感激不已,哽咽道:“我,我没事......”

  

“够了!”只听一声轻喝,声音不大却破有威俱之感,众人立马噤声。有好奇者抬头望去,不出所料,是八王爷。

  

只见这位王爷看似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茶桌,原本结实的桌子刹时四分五裂,变为一堆废料木渣。可惜这并不能解气,王爷那张俊美脸庞上怒意早已掩盖不住,他怒极反笑,暗红色的眼眸中逼人的寒意如箭般直射人群中央仍负手而立的黑衣男子,冷笑道:“好哇,我怎么不知道,京城中何时出现了阁下这么个人物,敢与本王作对。”

  

他站起身,一步一步向着男子走去,人群纷纷让道,走近之后,他不屑地看了一眼地上胡乱叫唤着打滚的家仆,只一脚就将踢到一旁,冷哼道:“没用的废物,滚!”

  

感觉到身后的少年不安地扯了扯他的袖子,黑衣男子轻轻拍了拍他以示安抚,然后转身拱手行礼,“参见八王爷。”

  

可惜王爷并不领情,十分讽刺道:“连我的人都敢打,就别做这种假惺惺的动作。”

  

男子微微一笑道:“话虽如此,但礼数还是要尽的。只是不知王爷为何要支使下人干这等事呢?”

  

“他偷了我的东西,理应该罚。”

  

“既然如此,就应该交给官兵处置。王爷滥用私刑可是不妥。”

  

“哼,”王黯危险地眯起眼睛,“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整个国都是我王家皇室的。打狗还得看主人,你问过本王的意见了吗?!”话音还未落,只见他一抖腰间长鞭,银雪龙鞭便急速朝男子袭去。

  

还未能击中男子面门,鞭尾就被人牢牢抓住绷得死紧。

  

“王爷,息怒 。”

  

“呵,想要本王息怒。先过上几招,让本王瞧瞧你究竟有几斤几两!”说完又是一抖,以强劲将鞭尾从男子手中震开,长鞭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弧,携凌空之响席卷而来。

  

男子堪堪避过几鞭,四周桌椅都遭了殃。他环顾一圈,幸亏无人被殃及,少年也早已被好心人带到一旁。王黯见此人对战之时都能分神,更是怒不可遏,用尽全力展鞭一抽,地上瞬间裂开了一条缝,若不是男子反应极快就地一滚,只怕这一鞭能去掉他半条命。

  

而这险之又险之际,男子不退反进,趁着长鞭收势泄力的短短一瞬间,以手臂将长鞭绕紧了几圈,王黯只觉得一股强劲的内力自鞭上传来,震得他虎口发麻,下一秒,长鞭就落入了他人手中。

  

“你!”王黯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人活学现用,居然将他刚刚使的招又还给了自己;怒的是被人当场缴了武器,无异于被人当众打了耳光。

  

黑衣男子顺势一收,几米长的银鞭顿时像打了七寸的蛇一般乖顺的圈在他手中,“如何?在下这斤两可还入了王爷的眼?”

  

王黯双手紧握成拳,关节捏得咯咯作响。

  

“闭嘴!”

  

拳风袭面而来,十分利落的一拳不打招呼便直呼而上,男子左手抬臂挡下这一招,右手刚好拦下腹部一击。紧接着就是一记扫堂腿,黑衣男子凌空一跃至他身后,还未能出招又险些挨了一个肘击。

  

男子只得伸手钳制住,两人见招拆招,赤手空拳地搏斗,打得是难舍难分。而就在这时,王黯趁着此人换招的空隙,五指成爪,直击男子门面。男子偏头躲过,却不慎让他抓落了面上银色面具。

  

而王黯在看清这人脸的一瞬间,呼吸一窒,愣神在了原地。

  

男子趁机夺回面具带上,一掌击出,王黯冷不防被击中,连连后退几步才稳住。

  

这一变故只发生在短短一刹,是以旁人都还未看清,这场比试就已经结束了。

  

男子默然半晌,而后将长鞭双手奉上,道:“请恕在下唐突,冒犯了王爷。这场比试,是在下输......”

  

“不,”王黯回过了神,伸手拿回银鞭,平静地打断了他,“是我输了。”

  

“这次的事本王不计较了。”说着,他从怀里掏出那枚曾被偷走的血色玛瑙玉佩,当着众人的面丢在地上,俊美的面庞看不出喜怒,“拿去吧。”

  

而这时姗姗来迟的几名家仆才带着家伙赶来,最后唯一的用处也就只能将受伤的家仆搬走。

  

架没打赢,笑话也让人看尽的八王爷一秒也不想多待,他一挥衣袖,最后瞪了一眼那名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男子则是无奈一笑,弯腰将孤零零丢落在地的玉佩捡起。

  

他喃喃道,“还真是个任性的小王爷啊。”

  

  

  

  

王黯走着走着,走到半路时,突然停了下来。他似乎忘了,问那名男子姓名。

  

身后跟着的家仆也停了下来,带头的小心翼翼地问道:“王爷,怎么了?”

  

只见八王爷有些恼羞成怒道:“去!给我查清楚刚刚那名男子身份!查不到不要回来见我!”

  

“啊,是!王爷!”

  

  

  

另一边,偏僻无人的小巷中。

  

“将军,”乔装打扮的副将李玉向着方才的黑衣男子拱手汇报道:“那名少年属下已经派人送去了医馆,茶馆那边的损失八王爷的人先一步补偿了。至于军中一切事务都已安排妥当。”

  

“还有......”他抬眼悄悄瞄了一眼,男子的衣袍有几处破烂损坏,“您......要不要换身衣裳。”

  

男子将脸上的银制面具摘下,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张脸竟与八王爷相差无几!只是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有着一双温润如玉的琥珀色眼睛,而不是像八王爷那样带着些阴厉的暗红色。

  

他轻轻颔首,“好。辛苦你了。”

  

“耀将军,您一来就与八王爷结梁子。这......”

  

名为耀的男子笑了笑,“无妨,我们之后还会再见面的。”

  

八王爷王黯......

  

他闭了闭眼,而后长舒了一口气。

  

“罢了,我们回去。准备明天面圣。”

  

“是,将军!”

  

TBC

  

  

开学前的最后一更orz

 

评论 ( 8 )
热度 ( 40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