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米英]情书

谢谢!!!!这个礼物超级棒啊!米英真甜!是我喜欢的粮!!!!超感动1551

阿折Whis_:

  >校园,同班同学设定


  >给风清清 @风清 短小却充满爱意的小甜饼。


  文章整理请走




  “他发现了它,那用清新的绿色装饰的信纸。”


  


  01.


  


  亚瑟·柯克兰现在的心情正如同窗外面的狂风暴雨。黑漆漆的乌云欺压着整座仍在喧闹的城市,当然,这还远远不足够,猛烈的大风似乎要摧毁这座城市。还有那令人惊骇的雨声,就像是灾难来临前,一头濒临死亡的困兽发出的嘶吼。


  


  图书馆里挤满了避雨的人,四周的交谈声、吵闹声也与外面愤怒的雨声融为一体,盖过了本该是倦懒的翻书声,形成一首尖锐、令人心烦的曲子。就像是几万只蚂蚁爬过自己的心脏,亚瑟揉揉眼抬起头,他的目光不由地锁在了一位穿着黑色背心,浅蓝色牛仔裤,显露出令人羡慕的肌肉曲线的金发少年身上,那少年正嘻嘻哈哈与旁边的人交谈,时不时发出夸张的笑声。


  


  阿尔弗雷德·F·琼斯,亚瑟的同班同学,是一热情洋溢、神明爽俊的美/国人,他以美/国为豪,甚至常常过分自信地向英/国的同学介绍美/国的历史与文化,虽然大多数情况下会换来对方不屑地白眼;对世界未解之谜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扬言“之所以世界有许多未解之谜,是因为需要等着自己高智商的脑袋解答”。总而言之,是一个自信过度甚至可以说成自负的家伙。


  


  但是每当看到阿尔弗雷德那刺眼的笑容,亚瑟的心脏某一处就被触动了一般,小兔子蹦跳般随他的出现而迅速跃动,脸上也不自觉地变得滚烫,拿起书想要遮住自己发红的耳朵——他才不要让别人看出他喜欢那个笨蛋。


  


  可是阿尔弗雷德接下来的动作,却带给亚瑟一个晴天霹雳的打击。


  


  他手上还抱着篮球,跟朋友交谈的同时余光就在不断地搜寻着亚瑟,确定了搜寻目标之后,便兴冲冲地“蹬蹬蹬”跑过去,表情有些不自然的地亚瑟对视着,再是环顾了一圈之后,压低声音说道:


  


  “嘿,伙计,我需要你的帮忙。”


  


  “哦?无所畏惧的琼斯同学居然要找我帮忙,这可真是稀奇啊!”亚瑟哼了哼,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但随即转换语气,“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阿尔弗雷德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似的,他尽力把自己的大嗓门压低,“我的意思是……你是文学社的社长……应该很擅长写文字吧……所以你能否帮我写一封情书?”


  


  这是始料未及的。亚瑟的眼神有些闪烁,耳边里那一句“你能否帮我写一封情书”不断地在自己的脑海里重复着,而他现在的心脏像是被划出了几道口子,一把一把扎进了自己心脏的深处。这导致亚瑟有些喘不过气,他现在只希望阿尔弗雷德不要注意到他那忧愁的脸蛋,他敢保证他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外面暴雨如注的天气。


  


  可是亚瑟只是顿了顿,紧缩着眉头,强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来:


  


  “哼,你这次可算是找对人了。在我动人的词辞里,你绝对会告白成功的!还有……你能否透露一些你心上人的信息?”


  


  “这很简单!”阿尔弗雷德兴奋地说道,如果给他一把吉他,他绝对会激动地弹起来响遍整间学校。这一点也毫不夸张,而现在的阿尔弗雷德眨着眼睛望着对面的人,继续说道,“但亚蒂,我想我们可以找个不错的日子在外面详谈。比如……请你喝上一杯红茶?”


  


  02.


  


  亚瑟坐在布满“针尖”的凳子上,刺得自己坐立不安。桌面上叠起来的草稿已经有一座小山一般高了,但脑海里还没挤出一个字,他烦躁地挠挠自己的金发,颇为无奈地望向窗外。


  


  这雨持续了一周,像是不肯放过每一刻工作的机会。密集的雨滴坠落在大地上,这首喧闹的歌曲唱了很久很久,谁也无法靠着外力阻止到它。


  


  它将会继续下去。雨这么说着,像是永不停止工作的齿轮那般,直至有这么一束阳光隐隐约约地重新投向大地,所有的乌云都被驱散,碧蓝的天空重现于人们的眼前。


  


  伦敦的天气永远都这么难以捉摸……亚瑟轻微地叹了一口气,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那令他心情无比难过的“情书”上。他甚至第一次认为“情书”也不是一个美好的词汇,它更像是一把在皮肤上摩挲却迟迟不切下去的小刀,比如,阿尔弗雷德写给他喜欢的人的情书。


  


  不能在心里念叨其他人,否则其他人立即就赶到。更何况“其他人”是阿尔弗雷德。当浑身散发开朗热情因子的阿尔弗雷德踏进了图书馆里,像往前一般目光四处寻觅,当他与祖母绿的眼睛对上时,他咧开嘴大笑,朝着吃惊的亚瑟跑去:


  


  “嘿亚蒂!我就知道你在图书馆里!这可是英雄的直觉!”


  


  “那可真是恭喜你!”亚瑟假装不屑地哼了哼,眼睛一直盯着阿尔弗雷德那自觉伸去那一叠草稿纸的手,急忙伸手抢回来,“嘿!我还没完成!你这小鬼不要擅自抢过去!”


  


  “亚蒂,你灵感枯竭了吗?”阿尔弗雷德无视了亚瑟气得涨红的脸,稍稍地侧身,躲过亚瑟的手,“以前的你每周一篇文章,你忘了吗?”


  


  “你这是在看不起我吗?!”被阿尔弗雷德这么一说,又气又恼的亚瑟心中腾起怒火,自身愤怒、难受、哀愁化成了一把把锋利的刀扎进了自己的心中,亚瑟提高了音量,“你闭嘴!我不想写……”


  


  “伙计你别激动,我只是开个玩笑。”阿尔弗雷德被亚瑟突然爆发的情绪给吓唬住了,“我过来只是想请你吃晚餐。你这周早上都没有等我一起上课了。”


  


  阿尔弗雷德的语气放软了不少,这可让亚瑟无奈地叹息一声。原来粗心的阿尔弗雷德也察觉到这一周自己没等他上学。


  


  该怎么说……我不想等你上学是因为我不想听到你说起喜欢的她?自私是每个人心中的小恶魔,如果一个人不是专属自己,那倒不如能有多远就走多远。这是亚瑟很早之前就明白的,自私永远都是不能自控,否则这世界不会有这么多意外发生了。


  


  亚瑟不确定现在能不能自然地对待阿尔弗雷德,就像之前一起去上课时那样有说有笑。但是继续逃避的话就会引起阿尔弗雷德的怀疑,撇去这该死的家伙让自己写情书外,其实阿尔弗雷德也算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比如说他是全校的万人迷,但亚瑟很幸运的是,他总有更多的时间陪在阿尔弗雷德的身边。


  


  虽然他们的关系也只限于朋友。


  


  “可是我的雨伞借给了王耀。”冷静下来的亚瑟小小声说了这么一句,“我没雨伞,而且我已经吃过晚餐了。”


  


  “这根本不是问题,”阿尔弗雷德指了指放在图书馆大门口的那一把浅蓝色的大伞,语气也放轻了不少,“你知道我不喜欢听到反驳的意见。”


  


  亚瑟点点头应允。他知道就算是很多年后,他也无法拒绝眼前这个来自美/利/坚的阳光。阿尔弗雷德是伦敦的一束绚丽多彩的光芒,在亚瑟的心中绽放了五颜六色的光彩。


  


  似清爽的海风;似澄澈的蓝天;似和煦的暖阳……阿尔弗雷德,一直在亚瑟的心里都是这般异于他人的存在。


  


  03.


  


  阿尔弗雷德,可正所谓是典型的美/国人。比如在视频里听到美/国国歌就会突然放声激昂……再比如……他永远喜爱的快餐店都是M记。


  


  如果哪一天阿尔弗雷德不带亚瑟去M记吃饭,那这天的太阳肯定是从西边升起的。醒醒吧!这样的意外根本不存在的!现在的阿尔弗雷德在餐厅里吃得津津有味,故意吸可乐的声音让对面的人更不自在了。满脸通红的亚瑟只想着怎么逃离这个尴尬的现场:离门口只欠一个转身的距离,他应该抹着嘴角,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对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我吃饱了,抱歉王耀现在在等我,我得赶紧回去。


  


  纵使脑海里闪过无止境的思绪,但亚瑟却挺直腰板,与手中的汉堡包作斗争。尽管他不爱这些看似粗鲁的食物,但只要对象是阿尔弗雷德,他也心甘情愿去做这些与他性格不符的事情。


  


  不出所料,M记里人山人海,各式各样的声音交接不断,他们一会儿狂笑不止,又一会儿突然发出奇怪的大叫声,又或者传来不顾礼仪的吞咽食物的声音……哦,这样的环境可真令人心烦。


  


  “和我说说你喜欢的那个人吧?”亚瑟假假地笑了一会儿,“没点灵感我可是写不出来的。”


  


  “你想听哪一方面的?”阿尔弗雷德咧开嘴笑了一会儿,“实际上我最近没和他好好说过话了,他的脾气很古怪,不知道为什么好几天没理我了。”


  


  “听上去真令人难受。”亚瑟抿了一口茶水,“你什么时候……”顿了顿,亚瑟低着脑袋,小小声地问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他的眼睛是绿色,你知道吗?那是代表希望的颜色!每次看到他的眼睛,都会有一种万物复苏的感觉,就像是坠入绿网之中!”阿尔弗雷德激动地说道,“我其实早该意识到的,我是多么想守护这片孕育着爱与希望的绿色……现在其实也不算太迟。”


  


  亚瑟笑一笑,一直以来他以他那双绿宝石般的双眼为豪。但是听到阿尔弗雷德告诉他,阿尔弗雷德喜欢的那个人与他有相似的双眼,自己却突然泄了气一般,脑袋里都是白茫茫的雪花,半天也挤不出一个字。


  


  “嘿亚瑟,你没事吧?”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亚瑟拿着茶杯的手不停地颤抖着,“你看起来无精打采,这里的红茶不好喝吗?”


  


  “嗯非常劣质,”亚瑟装作不满地哼了哼,放下手里的红茶,叹了一口气,“这听起来真不可思议,我的意思是你这神经大条的美/国人居然会用如此文艺的说法,太令我震惊了。”


  


  面对你喜欢的那个人,你居然会说出如此深情的言语,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能站在你旁边的那个人,我真的是……有点羡慕阿。亚瑟心里这么想着,表现出来却是异于平时的冷静,他继续低头抿着茶,悄悄地叹息一声,以后的日子,终究有人站在你的身边。


  


  “你这是瞧不起我吗?”阿尔弗雷德托着腮哈哈大笑,“生命中总会遇到让我用更多词辞赞美的人。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词穷,而且你要是愿意,我可以这辈子和你都有说不尽的话题!”


  


  “我可不想这辈子都听你在乱说话,就像是一直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小鸟。”亚瑟假装不在乎地说道,没有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瞬间暗下来的神情,“你觉得你这次告白成功的几率是多少?”


  


  “嘿亚蒂……老实说我不知道,我一开始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我坚信我和他的友情,有所准备才去向他表白。但现在我真的不知所措……他的态度很古怪,他开始很在意我,但现在……似乎不太在乎了。”


  


  “没事,你们两个的爱情还欠着我的情书,我的意思是你们需要一个好的开端,把你的感受告诉我,我会很乐意帮助你的,”亚瑟柔声地安慰着阿尔弗雷德,“不过我的条件是告白成功之后,你要和我去一次美/国,我想看看那个自由的国度,对,就我们两个。”


  


  说完这话时,阿尔弗雷德那死寂般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扬起了比灯光还要明亮的笑脸,他点点头,差点没兴奋得一蹦三尺高,但他没注意到亚瑟那张白皙的脸下装载着满满的沮丧。就像是在刚刚亚瑟没注意到阿尔弗雷德的眼神,有这么一瞬间就像是失足坠入了谷底。


  


  04.


  


  一日复一日,六天,也就是144个小时,终究还是从手心中溜去了,就像是一闪而过的流星,从不为谁多停留一秒钟。


  


  今日依然是无比低沉的天气,那压城的乌云似乎已经快要压倒整座城市了,但压抑的这座城却无法放声哭泣,它擅长于把委屈全部藏于云层之间。于是载满泪水的云层只能无助地望着地下的人,并且做出了爆发的准备。


  


  “我写完了你的信。”亚瑟面无表情地把信纸交至阿尔弗雷德的手中,仿若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似的,但可惜的是这颗心永远得不到回应,“我敢保证你会成功的,到时候一定把你的伴侣带给我看看,我相信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亚瑟在撒谎。亚瑟自认为自己最擅长撒谎,他可以故作镇定地说出自己与内心相反的话语,并且不流露出一丝可疑的表情,但不论他的外表多么坚强,实际内心已经溃不成军。


  


  阿尔弗雷德倒也没什么多余的动作,单手接过就把信纸折叠得整整齐齐塞进自己的裤袋里。他抬头,眯着眼睛笑了,碧蓝的双眸流露出喜悦,双手张开,温柔地抱着亚瑟,无顾路过的人那惊诧的目光,并且用低得只能让他和亚瑟听到的声音说道:


  


  “有你真好。”


  


  有你真好。不是那种情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只是属于彼此之间的友情罢了。亚瑟勾着唇笑了,悲哀而又伤感地笑了,这一次他没有立即推开阿尔弗雷德,而是不舍却略显生疏地环着阿尔弗雷德的腰,口中是几乎破口而出的“我爱你”,却在关键的时候停住了。


  


  “我爱你。”


  


  心中呐喊的同时,手中却推开了阿尔弗雷德。亚瑟也眷念着阿尔弗雷德拥抱他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身/上那股清爽、强烈而又奔狂的海洋香,起初是水平如镜,毫无波澜,再至后面的波涛汹涌,最后归于平静。


  


  亚瑟对阿尔弗雷德心动的感觉也是如此。那时候为阿尔弗雷德写了许多许多的文章,粗心如阿尔弗雷德也无法察觉亚瑟的心意。而现在,亚瑟万万没想到他的心动居然止于一封情书上。


  


  真是可笑至极。


  


  “你现在就要去吗?”亚瑟看向憋不住的阴天,叹息一声。


  


  “明天早上吧,我需要给他一个惊喜。”


  


  轰——


  


  是电闪雷鸣的天气。


  


  那憋不住的水滴最终还是从云层之中迸出来了,并且狂乱地打在了大地上,它们毫不客气地砸向了撑着雨伞的人们,并肆意与雨伞做着斗争,执意要贯穿雨伞坠落下雨。


  


  “这听上去很棒。”亚瑟转过身去,准备迈步走进图书馆,“安东尼奥还在等着我做研究课题,我得快点儿进去。”


  


  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这里似一张困住自己的网,挣脱吧,快离开这!快从这里逃离出去!这里的空气如此浑浊,快让自己喘不过气了,所以……不顾一切地离开吧!


  


  亚瑟低着脑袋这么想着。


  


  “嘿等等亚蒂!”阿尔弗雷德见亚瑟抬起脚,连忙着急说道,“无论明早下多大的雨,都要过来好吗?”


  


  “我当然会过来,”亚瑟回眸,悲凉地笑了笑,“我当然会过来祝贺你的。”


  


  05.


  


  亚瑟从来不是个失信的人。在一切关于阿尔弗雷德的事上更是认真。


  


  雨比起昨日更大了,天空撕了个口子放肆地倾泻,就像躲在书架后的那个人的心情,想要用嘶吼掩盖内心的翻涌,却被一道玻璃隔绝在门外。


  


  亚瑟紧紧捏紧了手里的信,他突然发现这一刻他是如此地感谢书架上那些大部头书,能够很好掩盖他因为不安慌乱而颤抖的身躯,哪怕平日里为了查资料不得不在这些厚重的纸张上消耗体力。


  


  他一夜没睡,脑内不断上演着阿尔弗雷德像其他人告白的场景:他会成功吗?一定会的,伦\敦的雾雨下没有人会拒绝美\利\坚的阳光。蔚蓝色的眸子染上深情,然后嘴里吐露出爱的字词,带着一贯不容拒绝的语气;如果成功了,他会上前拥抱他喜欢的人吗?他会亲吻那双绿色眼眸吗……是不是以后被带去M记的那个人,就再也不是一个叫亚瑟柯克兰的胆小鬼了。


  


  亚瑟翻身下床打开台灯,小心翼翼取出抽屉里压在Macbeth里的一张信纸。他不该这么做的,他不应当有这样的行为,手指捏着那薄薄的纸张却在颤抖:


  


  “亲爱的琼斯,


  


  并不是亲爱的,你不要多想,只不过是写信必要的礼仪而已。


  


  阿尔弗雷德,或者,阿尔弗,这一次我想认认真真叫你的名字。


  


  你的眼底深处,是一片海洋,高兴时,悲伤时,皆是我心上的海浪。


  


  我们为何要呼吸,——因为要感受对方。


  


  我们为何要睁眼,——因为你在前方。


  


  这条道路没有尽头,到处是苛责的目光。


  


  因为它能见到最好的,也是最糟的东西。


  


  我情愿留在这里。


  


  黎明时,我能感觉你的离开,深夜却等不到你的身影。


  


  亚瑟·柯克兰”


  


  亚瑟写了两封信,一封用尽华丽虚浮的辞藻仿佛想要对那个有幸能让阿尔弗雷德关注的人做最后一点微弱的嘲讽,另一封却是亚瑟内心真正的独白。亚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鬼使神差写下这封阿尔弗雷德一辈子看不到的,情书,然后偷偷摸摸地折叠起来,才开始写那份给情敌,对是情敌,的情书。


  


  该结束了亚瑟,明天之后阿尔弗雷德就要与别人一起去M记分享最新的双人套餐,一起谈论可笑的美\国历史,那个人也许不会在他打算续杯可乐时出声制止,也不会在他讲到情绪激动时翻白眼扫他兴了。美\利\坚的阳光还在,只是再也不会照到他身上了。


  


  亚瑟觉得眼睛有些酸胀,该死的他为什么要留着这可笑的眷念,一把火烧掉吧,要是多年后再翻出来,指不定会多么嫌弃自己。


  


  亚瑟将信纸摊在桌子上起身去找火柴,余光扫了一下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那本该是他给阿尔弗雷德写的那张永不见天日的情书,可是现在却变成了写给“情敌”的那张!也就是说,今日给阿尔弗雷德的那张!是自己的告白!


  


  不行!


  


  亚瑟看向窗外,虽然雨还在下但是依旧能辨别出已经天亮了。如果这时候赶去图书馆,在阿尔弗雷德表白前将信换回来,一切还能挽回。一想到情敌看到自己这封信后,是否会在图书馆里高举着信纸嘲笑,还是会生气地将纸扔在地上转身离开留下可怜的小英雄愣在原地。




  哪一个结果都是亚瑟不想要的。水渍溅上裤腿,换做平时亚瑟肯定会回家换上一条新的。现在他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得在阿尔弗雷德行动前将信换回来。




  如果阿尔弗雷德已经看了内容,估计这时正在恼怒地等待自己一个解释:一场精心准备的告白被自己“蓄意”破坏了,不管是谁都会很生气,甚至对自己很失望……




  可是……亚瑟的脚步慢了下来……如果现在过去,都是还能挽回的……




  亚瑟现在比任何时候都厌弃自己的胆小,手指掐着信纸直到发白。隔着玻璃他已经看到那个在雨中模糊却耀眼的金色,可是自己无论如何都迈不开腿走出去。如果时间能回到昨天该多好,他一定会认认真真检查好再给出去。




  是自己太软弱,连直视阿尔弗雷德心有他人的事实的勇气都没有,他应该坦然的,坦然地对阿尔弗雷德说“虽然我也喜欢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成功”,而不是“故意”将阿尔弗雷德的情书给换了。




  阿尔弗雷德已经到了,“情敌”在哪里?亚瑟透过Das Nibelungenlied和Beowulf之间的缝隙往外望,搜索着绿色眼睛的人。他看得太专注,甚至忽略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亚蒂原来你在这!”




  亚瑟吓得差点跳起来,正要开口训斥,对上那双蓝色的眼睛却瞬间没了脾气,“阿尔弗雷德……”




  “我到处都找不到你,”阿尔弗雷德无辜地耸肩,“你躲在这里……”




  “阿尔弗雷德!”亚瑟心里松了一口气,阿尔弗雷德对自己的态度如同以往,看来他并没有看那封情书。亚瑟从包里拿出正确的那封递了过去,“我昨晚又想了想,改,改了些地方,你用这个吧。”说完不自觉向左边看。




  “哦?好的。”阿尔弗雷德满脸信任地接了过去,让亚瑟心底更是不自在。亏他还那么相信自己,他的告白差点就被毁了。




  阿尔弗雷德从口袋里拿出叠好的一片纸,“那原先的我还给你吧。”




  亚瑟丝毫没有思考这话哪里不对劲,他像是想要掩盖自己犯下愚蠢的错误一般快速抢过了那张纸。这样就好了,回家后他就会烧掉它,之后再也没有人会知道他愚蠢的错误,还有愚蠢的感情。




  可是纸捏在手里那一刻亚瑟意识到了不对,这不是自己原先写的那一张。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对方眼里只有平静,只是静静地望着自己。




  被对方的眼神操控着,亚瑟打开了那张纸:




  “我的亚蒂,




  这么称呼你肯定不过分吧,我现在很想对所有人宣布,你是我的了。




  抱歉这是hero一个小小的计划,本来是想借着这件事跟你告白,却被你抢先了。




  我认输。只对亚瑟·柯克兰一个人认输。


  


  我不会离开你。深夜不会,黎明也不会。




  我会握紧你的手,让你知道我的心脏在为你跳动。


  


  可以让我成为你一个人的英雄吗?”


  


  “可以让hero成为你一个人的英雄吗?”没有等到亚瑟的回答,他满脸通红已是默认,低头假装继续阅读,实际上目光早就在四处躲闪。他想要后退,下一刻却被一股温暖包围。




  发上落下轻轻的一吻,英雄史诗的书架遮挡了外面人的视线。雨明明还在下,却连同声音一齐被阻隔。亚瑟想要推开换取一点活动的空间,环着自己的胳膊丝毫没有想要松开的意思。




  “让hero多抱一会儿,你知道当hero以为你不喜欢hero时,有多难过吗?”阿尔弗雷德将脸埋在亚瑟肩上,手一边轻拍安抚怀里想要逃开的人。




  “哎,你,你没哭吧?”亚瑟紧张地抱住他,“你别哭阿……”




  “我没哭哦。”阿尔弗雷德抬起头,脸上依旧是自信热情的笑容,“为了庆祝我成为亚蒂的男朋友,我们去M记!”




  “你是笨蛋吗?”亚瑟脸上的温度还没消,努力装出嫌弃的样子,“不可以点双层芝士,不可以续杯……”




  “亚蒂!我要看那封情书了哦!”




  “什么!你还给我!你这个笨蛋!”




  扑上前时亚瑟就后悔了,他完全没有注意脚下,身体失重的感觉慢慢放大,身体在加速倾斜,眼看着就要摔到地上。




  不痛,而且还暖暖的。抬头对上温柔的蓝色眼眸,阿尔弗雷德稳稳地接住了自己。“亚蒂……”




  天空已经放晴,上午的太阳斜斜地照进来,照出地上一对相拥亲吻的恋人的影子。




  请各位同学不要随意前往图书馆二楼欧洲文学区域。请不要去打扰他们。


endl

评论 ( 2 )
热度 ( 143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