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原创小号ID风清扶明月。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最后说明一下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虽然好像并没有人orz)

【耀诞】露中《偶然相遇》

啊,最近破事一堆。还好耀诞我已经提前写好了,可惜的是没有太多时间,所以只能先简单修改一下了。
注意:文笔略渣ooc。简单日常风。以及文中部分内容不牵扯任何地方和个人(说白了就是我瞎说的别当真。)
好了,最后祝王耀生日快乐~

——————————————————————————

王耀盯着眼前发着白光的屏幕,眼神空洞。

他枯坐在这里多久了?

他不知道。

房间里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就是他面前的这台电脑,空白的文档打开着,然而他的大脑同样是一片空白,没有灵感,自然什么也创作不出来。

直到眼睛开始发涩,王耀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酸痛的颈椎,终于放弃了在这里呆呆坐着浪费时间的想法。他顺手关了电脑,却忘了先去开灯。于是在一片漆黑中他站起身,试图摸索墙壁上的开关,却不小心撞到了桌角。他龇牙咧嘴地骂了几声,不算顺利地开了灯,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房门。

直到走到楼下时,迎面吹来的寒风才让他意识到现在已经入秋了,而他这次出门终于记得带钱包钥匙,却没带外套。

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肩,把手插在裤兜里,往离这最近的便利店走去。

“老板,来桶泡面,再来罐啤酒。”

“好嘞!还要点什么吗?”

王耀笑着摇摇头,利落地付了钱,转身往外走去。然而他才刚走出店门,就撞到了一个人。这也不能怨他,天这么黑,这个人又恰好蹲在店门外的电线杆旁,他脚下一个不注意就撞上了。

“哎,抱歉啊。”王耀连忙道歉,定晴一看才发现那人头发是浅金色,于是他犹豫着开口:“H...Hello,I'm sorry.”

那人疑惑地抬起头看了看他,愣了一下,一张口就是流利的中文,“不,没关系的,我没事。”

“还有,虽然能勉强听懂英语,但我是俄罗斯人哦!”

“额,这样啊.....”王耀挠了挠脸,有些尴尬地没话找话:“你中文说得挺好的。”

“嗯,谢谢哦,我老师也是这么夸奖我的。”

王耀有些惊讶,“你还是学生?”,看对方这么壮实的身材......好吧,也可能是种族不同的原因。

“是的,我是XX大学中文系的学生,住在这附近。”

“哦,”王耀点了点头,啪的一声打开啤酒罐,自来熟地蹲在他旁边,“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不回家?”

高大的俄罗斯青年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室友去参加party了,我没带钥匙。”见王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便利店,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还忘了带钱包。”

“你呢?你为什么不回家?”

“家里太无聊了,只有我一个人。”王耀仰头喝了口啤酒,酒精在喉咙处燃烧,为他驱走了大部分寒意,“还不如在这里跟你聊聊天。”

青年默默地看了他一会,他其实并不拒绝这个陌生人的搭讪。这个人给他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他想。

不一会王耀就干光了那罐啤酒,他把易拉罐立在地上,用手指抵着,颇有技巧地在地上打着转。“为什么想来中国?”

“啊?”突如其来的问话让青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说,”王耀停止手下转动的易拉罐,抬起那双鎏金的琥珀瞳,“为什么要来中国?这里人口多又密集,基础设施不够完善,有些人公德心又差,不讲秩序,治安也不太好。”

他顿了顿,“大学生毕业没出路,所谓的资源都被上级剥削,在这个社会你无奈一些规则,却不得不遵守。所以......”

“所以,这就是你讨厌这里的原因?”青年打断了他,他皱着眉,一字一句地反驳,“至少我了解到的不是这样。这里的人热情大方,对我们这些外来人友善。我的同学与老师都愿意互相帮助,除此之外,我并没有感受到你说的那么差。至于你说的那些,难道其他国家又没有吗?”

王耀愣了愣,随即又笑了:“小破孩,你什么都不了解。因为你根本没见过真正的黑暗。”

他有点生气,“是的,我的确没见过。而你只不过是见到了一些丑恶的阴暗面,就要放弃一切了吗?”

“我喜欢这里的美食,喜欢这里的人,这里有温和的天气,便利的交通,快捷的网购,还有那些山川美景,和古老的建筑。这个国家还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在王耀开口的一瞬间,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而且,你也并不是冷漠无情的人。至少你会和一个孤独的人聊天,在这么寒冷的黑夜里陪着他,尽管你并不认识他。不是吗?”

王耀沉默了,他盯着那双倔强的烟紫色眼睛看了一会,似乎在思考一些东西,突然,他问了一句:“你冷吗?”

青年不带犹豫地摇了摇头,“我的祖国比这里要冷得多了,我们那里大部分时间是见不到阳光的。这点程度还不算什么。”

王耀看了看他被冻得通红的指关节,修长白皙的手指交叉着紧握在一起放在膝盖上。视线往上移,还能看到对方通红的鼻尖和泛着不正常红的耳朵。他笑出了声,站起身来把易拉罐一脚踢飞,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准确落入了不远处的垃圾桶,力度不大不小刚刚好。

青年惊讶地看着他的动作,微微张大了嘴巴。

“在这里等我一下。”

王耀利落转身走回便利店里,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几听啤酒。

“给。”

青年不解地接过啤酒,有些不确定地问:“这是......给我的?”

“年轻人,忍耐性高跟感觉冷是两码事。你的身体都比你诚实多了。”

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了声谢,也跟着王耀打开了啤酒。

两人就这样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啤酒,偶尔聊聊天,像两个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什么都聊得来。

最后等到王耀干到第三罐的时候,青年的第一罐才喝到一半。

“怎么,”王耀冲他挤了挤眼,“喝不习惯?我听说俄罗斯人都挺能喝的。”

“嗯......只是有点不习惯这个味道,”青年挠了挠鼻尖,好在酒精已经足够让他回温,他的脸色已经不像第一眼看上去的那么惨白,“我更喜欢伏特加。”

“啊,那玩意度数确实很高。我之前听过一个笑话,说俄罗斯人把工业酒精当水喝来着。”

“哦,我好像也听过。不过,比起工业酒精,我们更偏向于伏特加。但如果真的到了只有工业酒精的地步的话,兑水喝也不是不可以呢。”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至少对于我来说。”

“这样啊......”王耀有些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兴奋地说道,“要不下次如果有缘再见的话,不如我请你喝自家酿的烧刀子怎么样?那个既烧胃又烧喉咙,但胜在醇厚,香。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嗯,好啊!”

虽然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名字的酒,但看着身旁的人眉飞色舞的样子,味道应该会很不错吧?

青年默默地想道,抱着手中冰凉的易拉罐又小小地喝了一口。

这时两人身后的便利店也准备关门了,店主拿着铁钩勾住铁门用力地往下拉,发出巨大的哗啦啦的声响。王耀这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

王耀站起身拍了拍灰尘,“天挺晚的了,我该回去了。你也快点回家吧。”

青年遗憾地叹了一声,把易拉罐丢进了垃圾桶。他觉得有点可惜,难得能遇到一个不错的人。

“那么,最后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吧。”他站起身来,王耀这才发现青年要比他高一些。

他微笑着,伸出了手,微弱的月光披撒在他身上,烟紫色的眼里仿佛揉碎进了星光,“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今晚很高兴遇见你。”

王耀愣了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说,我们认识的顺序是不是反过来了?”然后他握上了对方温度偏低的宽厚手掌。

“我也很高兴遇见你。”

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伊万看到了室友踉踉跄跄的身影出现在了路口,“他肯定又喝了酒。”伊万有点不高兴地皱着眉头说。

“嗯,”王耀了然地笑笑,看得出这人恐怕醉得不轻,“看来你今晚有的忙了。”

伊万叹了一口气,也是无可奈何。

王耀拍了拍他的肩,“快去吧。”

看着前方走路都不稳的室友,他纵使再不情愿,但还是迈出了长腿朝不省心的室友跑去。跑到一半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身,对着王耀在的位置挥了挥手,“那么,再见了。”

王耀同样也对着他挥手。“嗯,再见。”

看着青年的背影,王耀这才想起来,这傻大个好像忘记问他名字了。

算了,他把手插回兜里,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刚刚好像说了XX大学,有点耳熟......回去再问问好了。

他呼出一口暖气,带着微醺的脸回到家中。可他意识却清醒得很,灵感源源不断地重新灌入脑海中,像一条清澈的小溪。他拿起仅剩一半的啤酒,冰凉的液体流入喉咙,却带着人情的暖意。

看来今晚也不算太冷。他笑笑,至少没有从前那么冷了。

电脑启动的声音响起,他打开了文档,空白的文档随着时间流逝被一点点填满。

这一次不写BE了,他想,换一个好一点的结局吧。

人总要去试着相信美好的,不是吗?

END
——————————
想看后续吗?
想看的话评论回复我哦!
爱你们~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