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原创小号ID风清扶明月。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最后说明一下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虽然好像并没有人orz)

【原创】《海的信》

风清扶明月:

我独自在海边上漫步行走着,咸腥味的海风不断扑到我的脸上,暗蓝色的潮水一下又一下的朝着岸上吐出泡沫,拇指大的沙蟹横冲直撞地在沙滩上乱跑。天边巨大的红日拖着晚霞接近于海平面上。


远处一位老人正抱着一堆瓶瓶罐罐,步履蹒跚地朝这里走来。他一步一步地,缓慢地走着,细小尖锐的砂石磨红了他赤裸着的粗砺的脚掌,但他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迟缓。


看着他仅离我有几米的距离,我主动走上前去替他接过了那些瓶瓶罐罐,他抬头道了声谢,然后坐到了离他最近的岩石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晚霞了!”老人看着远处的晚霞,半是感慨半是赞叹地这么说道。


“您来这里做什么?”


老人笑着回答:“我只是来寄信的。”


信?我低头看向怀里形色各异的瓶子。“漂流瓶么?”


老人点了点头,伸出苍老的,干枯的只剩下皮和骨头的手,一个一个地点着,“这个,这个......哦,还有这个。”他如数珍宝,“都是寄给他的。”


“这么多吗?”


“是的。”老人微微有些颤抖的手伸进了衣襟的夹层里,拿出了一叠整整齐齐的,特制的羊皮纸,上面描着苍劲有力的花体文字。这不得不使我大为惊讶——不,是我根本无法想象,如此优美的文字竟是出自那双手!我甚至十分怀疑,这位老人是否还能握得住笔杆。


尽管我看不懂那些文字。


老人用他那劲瘦的,但是却十分修长的手指将羊皮纸的边缘轻轻磨弯,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卷成一个个小束。而我则帮他把所有的瓶盖都打开,再细心地装上信束。


完成以后,老人又拿出一捆结实的细麻绳,把它们串连在一起,捆绑,扎好。我站在旁边,看着他专注地系着瓶颈上的结。他的神情是那样的温柔,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年在为他心爱的少女准备着惊喜的礼物。


一切都准备就绪,老人站起身,或许是因为久坐的缘故他的身形有些不稳,他喘了几口气,拿起了手边的瓶子们,它们恰好被连成了一个圆。


不多不少,正好十个。


接着,他将它们高高地举至脑后,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重重地将它们抛出,落入了海中央。随着几声闷响,那些瓶子沉了下去,然后又一个二个地浮出了水面,顺着海潮漂去。


看着漂流瓶越漂越远,渐渐地只能辨认到一点轮廓了。我不由得欢呼起来,然而当我转过头时,却发现老人看起来并不感到欢愉。他浑浊的眼睛看向海的无尽处,晶莹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滑下,滑过他布满皱纹的脸,最后没入了沙滩中,再也不见。


此时的落日已悬在了海中,一半在上,一半在下,波涛起伏的海浪模糊了它的半身,泛起了波浪状的纹。


他的表情是那样的无奈且绝望,带着岁月无情赐予的沧桑。他喃喃自语:“这是我第十次给你寄信了。十年一次,一次十封,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呐!这一次或许是最后一次了。我老了,撑不住啦!真希望你能再见我一次,尽管我知道,这不可能......”


他似乎还轻声说了什么,但都被吹散在了海风中,消失不见。


我无法开口说出那些虚假的安慰话语,而心情却是无比的沉重。只能陪着他看半边残阳缓缓落下。


悲伤的故事总是没有结尾的,就像海的尽头永远无法触及。


海鸥在天空中盘旋,发出嘶哑的叫声。最后一抹残阳被海水吞噬而入,连一丝余辉也无。


〔海那方的爱人啊,你可曾收到我的思念?〕


END

评论
热度 ( 18 )
  1. 风清风清扶明月 转载了此文字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