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原创小号ID风清扶明月。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最后说明一下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虽然好像并没有人orz)

【独普】《监狱》

晚自习时摸的一条鱼,来自 @撸的维西×基佬伯特 的点梗。
第一次尝试写打斗场景,真的是太过瘾了!至于文笔渣ooc还有bug。。。无视就好orz
来监狱play走起:
————————————————————————

“路德维希大人,之前那个反叛的奴隶已经抓起来了。”

路德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然后挥手示意仆人退下。

仆人恭敬地躬了躬身,然后退出了这个潮湿阴暗的地下牢笼。随着铁门关上的声音响起,这里只剩下了穿戴整齐的骑士,和一身血污的奴隶。

路德维希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奴隶,他伤得不轻,皮肤因为长时间的不见阳光而变得有些惨白,银色的头发上沾上了一些血渍,破破烂烂的麻布勉强遮挡着他略显瘦削修长的身体,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伤口与淤青。

可就是这么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个人,却打伤了他不少手下,甚至还杀死了他最得力的下属,险些让他逃脱成功。

路德维希皱了皱眉头,蔚蓝的眼睛里满是尖锐的冰锋。“奴隶,抬起头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呵,”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不屑的笑声,银发的奴隶半抬起了头,英俊张扬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他咳了几声,用他那独特的沙哑磁性的声音说道: “本大爷的名字,叫基尔伯特。”

说着,那双血红色的双眸忽然睁开,宛如两颗鲜血凝成的宝石,带着不可抵抗的危险。

那是魔鬼的眼睛。

而他却拿它来诱惑世人。

路德的心脏猛的漏跳一拍。

“......可惜,只有死人才能知道。”

话音刚落,基尔伯特猛地从地上弹跳而起,几乎是一瞬间,他手中雪白的刀刃就已逼至眼前,近在咫尺的血色眼瞳里是深不见底的仇恨。路德维希本能地向后仰去,堪堪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紧接着他迅速弯腰,狠狠地踢中了对方的小腿肚,基尔伯特立马就半跪倒在地,但他仍不死心,用力地将手中不足一寸的刀刃飞出,直击路德维希的眉心。

可惜被路德维希直接用手接住,然后下一秒,他敏锐地感觉到一股风朝自己袭来,重重的一声闷响,他用手臂挡住了对方充满力道的一击拳击,手臂震得发麻。他冷下了眼,用尽浑身的招数与这名奴隶缠斗,直到他踢折了他另一条小腿,顺便再扭脱臼了他的双手,才使这场强强对决的战斗结束。

“呼,呼......”基尔伯特大口地喘着气,四肢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本就紧张的大脑有些发晕,多日以来的营养不良大大地降低了他的灵敏度,也削弱了他不少力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面前这个与他势均力敌的男人不可能那么快让他倒下。

他往前吐出一口血沫,哪怕跪倒在地也无法磨灭他的气势。他仰起头,毫不畏惧对上那双冰冷的蔚蓝色眼睛,勾起嘴角,“喂,不得不说,你确实挺强的。”

“不过,本大爷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认输的哦!”

“是么,”面容冷峻严肃的男人看着手中短小却锋利无比的刀刃,然后随手将它丢到一旁,发出“当啷”一声脆响。基尔伯特心疼地看着他藏了许久的刀,跟着他这么久的老家伙这么快就要离开他了。然而一股力度将他的头狠狠地扯了回来,他咬牙将痛呼咽下,恶狠狠地瞪着面前的人。

路德维希半蹲在他的身前,高大的身影压下,从他的身上散发的强大威压让基尔伯特一瞬间说不出话来,他一手扯着基尔伯特脖颈的奴隶项圈上断裂的铁链,一手掐着奴隶的下巴强迫他正视自己。

“看来我那些没用的手下说的对,你的确不是一个普通的奴隶。”

能够在这么多天的虐待下有这么大的爆发力,还能在层层搜查下往自己身上藏刀片。

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用他那惯有的严肃语气说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愿不愿意,跟我走?”

END

评论 ( 9 )
热度 ( 40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