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原创小号ID风清扶明月。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最后说明一下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虽然好像并没有人orz)

【米诞】《唇印》冷战组

迟到了一点点的米诞呜呜呜,我不管现在美国时间肯定没过!
这是一个有毒的故事,借用了 @武_AxiaAndhisMac 太太的一个梗。谢谢太太~
文笔渣ooc请注意。
最后阿尔弗雷德我爱你啊啊啊!
——————————————————————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校园里的一切都在焕发着生机。

嗯,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早晨。

可惜阿尔弗雷德的心情一点也不美丽。

准确的说,是非常糟糕。

此时是下课时间,而他却一个人猫在楼梯间的墙角里,对着手里的东西干瞪眼。

那是一面小镜子,和一只漂亮的口红。

阿尔弗雷德心情复杂地看着口红,脸上的表情十分纠结,内心挣扎了一会,还是狠下心来对着镜子往自个嘴唇上涂抹。

“哦该死的,为什么英雄要被迫干这种蠢事......”他一边抱怨一边拿着口红戳来戳去,原本还算好看的嘴唇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红色,看上去惨不忍睹。

而阿尔直到这时才发现,平日里那些能够在十秒以内单手涂口红的女孩子们是有多么恐怖,天知道她们是怎么做到还涂得那么好看的!很显然,对于一个直男boy来说,这明显是一件苦差事。

如果他有时光回溯的能力,那么他一定会选择回到昨天晚上,哪怕是打自己一顿也不要再让自己干那种蠢事。

那可能是英雄有生以来度过的最倒霉的一个夜晚了。

那时他受朋友邀请参加一个生日聚会,恰好遇见了王耀与王濠镜两兄弟。

喝高了总要找点乐子,不然漫漫长夜未免也太无聊。于是人自动分成了两拨,一拨去唱K聊天各种吹牛嗨,另一拨在王濠镜的领头下开始打牌赌博玩游戏。

阿尔心想这帮人真够大胆的,就不怕被抓吗?

然而在他高歌了一曲以后就被女生们以特别惨烈的方式给踢了过去。

好吧,阿尔揉了揉脸,尽力让自己看上去并没有那么让人嫌弃的沮丧,他凑到了王濠镜他们身边,“嘿,你们在玩什么?看上去很有趣!英雄也能加入吗?”

“你?”王耀抬起头撇了他一眼,“年轻人就应该去跟小女生们唱唱歌或者聊聊天,大人的游戏可能不适合你。”

切,阿尔不屑地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不就是比自己高了两届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然后他扫视了一圈,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边大多数人都比他大,有些甚至是工作党,大概只有王濠镜是跟他一级的。

“哎,大哥,不要那么着急地下结论嘛,”王濠镜非常好心地给他找了个台阶下,“也许我们可以换一个大家都会的简单又刺激的游戏?”

好主意!阿尔简直想给他鼓掌了,于是他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下,开始搓手,“好吧,那么接下来我们玩什么呢?”

“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王濠镜摇了摇扇子,笑得一脸温文尔雅,“别看这是女生们经常玩的游戏,但实际上,它非常考验人的运气和胆量,惩罚多种多样。怎么样,要不要来试试?”

一大堆人都叫好,阿尔也被勾起了兴趣,于是王濠镜笑得更纯良了,“看来阿尔弗雷德同学是第一次玩,不如我们就把第一局让给他怎么样?”

见大家都没有异议,王濠镜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个小转盘,上面整齐的规划分为十个区域,每个区域上都贴着一个数字,一到十。于是参与游戏的十个人也都分别抽签得到了自己的号码。

哇哦!英雄的数字是1呢!阿尔惊喜地看着手中抽到的纸条,这真是个幸运数字!

王濠镜微笑地将小转盘递给阿尔弗雷德,“那么,就请你开始第一轮转盘吧。”

阿尔深吸了一口气,手指飞快地一拨,转盘上的指针飞快的转了起来,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说不紧张那都是假的。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哦上帝请赐予伟大的英雄一点运气,真的只是一点就好,最起码不要是我。

指针开始慢慢减速,在转过最后一圈时,针尾缓缓地停在了“1”处。

Oh,shit!

阿尔弗雷德简直想骂娘。

王濠镜微笑着看着他,“那么,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王耀也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阿尔咽了咽口水,“当,当然是大冒险!英雄最爱冒险了!”

“确定?”

“Yes!”

王濠镜向王耀使了一个眼色,王耀点了点头,从背后的桌子上拿过一个装有惩罚纸条的盒子,递给阿尔,“来,抽一个吧。”

阿尔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们一眼,为什么他有种跳入火坑的错觉呢?

一定是错觉。这么想着的他随便从盒子里掏出一张纸条。

打开。

倒吸一口冷气。

是我打开方式不对还是我眼睛瞎了?!!

王耀趁他不注意手疾眼快地抢过纸条,刚扫了一眼,“哦哟,不错哦,这个我喜欢!”

你喜欢那就给你好不好!阿尔的脸黑了一半,伸手就要夺回来毁尸灭迹。可惜他慢了一步,这张纸条转眼间就递给了另一个人。

不嫌事多的人当即念出了纸条上的惩罚内容:“请涂上口红在你最讨厌的人脸上印下唇印并拍照。”

全场寂静,然而没过几秒就爆发出了欢呼声,竟然还有人鼓掌!

阿尔觉得这帮人真的是没救了。然而现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站起身,“那啥,英雄有点急先去上个厕所......”

“哎,”王濠镜“唰”的一声展开了扇子挡住了他的去路,“临阵脱逃可不是英雄的行为哦,阿尔弗雷德同学。”

“就是,大丈夫敢作敢当,愿赌服输。”王耀敲了敲桌子,可惜脸上的表情再怎么严肃正经也挡不住他眼里狡黠的笑意。

阿尔张张嘴正想反驳,只听到旁边一个学长说:“诶,我怎么记得,在学校里最跟阿尔过不去的好像是......叫什么来着?就是那个俄国人。”

“没记错的话就是伊万吧?伊万·布拉金斯基,我还借过他资料呢。”另一个人接话道。

阿尔的背后瞬间窜上了一股凉意,他急忙解释:“不不不我们关系其实挺好的真的......!”

“呀,不好意思,”王濠镜依旧是那副微笑的表情,像只得逞的小狐狸,他晃了晃亮着的手机屏幕,“我不小心开了录音。”

“顺带一提,我有伊万同学的联系方式哦!”

“你......”就说他怎么这么好心,原来都是故意的!

不过,他转了转眼珠,如果自己死不承认的话这些人也拿他没办法不是吗?

“别以为不承认就没事了,”这一边的老狐狸王耀也对着他晃了晃手机屏幕,第一个联系人就是亚瑟,“你可别忘了我是谁,你那整整一打的违规记录单可都在我那儿呢。”

阿尔弗雷德眼角抽了抽,他怎么忘了这货还是他们学校的纪律委员。“王耀,你这是公报私仇!”

“哦?”王耀笑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不如公事公办了?反正那叠东西压在我那儿挺久了,不如我明天就去送给亚瑟吧......嗯,迟到早退打架旷课,先送哪个给会长大人比较好呢......”

“哦不!”阿尔差点跳了起来,要是让亚瑟知道了,他今后可就没好日子过了!“算英雄求你,别告诉他......”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私办咯?”

“嗯嗯!”阿尔狂点头。

“呵呵,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要提一个条件。”

“............”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明天之内,完成惩罚任务并把照片发给我。”

“什么?!!”

“怎么?做不到?”

“不......”阿尔蹂躏着自己金灿色的短发,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缴械投降了。

“好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算了,既然事已至此......反正也能坑到那个俄国佬,英雄这一次不亏!

阿尔盯着连镜子都照不完的血盆大口,满意地点点头,想了想,又涂了一遍。然后将东西都收进包里,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大课间一共十五分钟,他在这里已经磨蹭了近十分钟了,还有五分钟的时间。

足够了!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加油!英雄哪怕涂口红也是最棒的!

带着这种想法的他勇敢地走到了伊万的班级,敲了敲窗户,“同学,麻烦帮我叫一下伊万。”

由于他是捂着嘴说的,声音低沉得就像黑社会老大一样,再加上没被手遮住的半边阴沉的脸,那同学冷不防地被吓了一跳,但还是颤抖喊了声伊万。

出乎意料的是,伊万很快就出来了,事实上他在阿尔来的时候就发现他了。他甚至还有点想笑,因为这家伙此时的模样真是太奇怪了。

“好吧,你来找我做什么呢?”伊万挑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想约架的话到放学再说,我待会还有课呢。”

“英雄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讲。”

“嗯?”

“你跟我过来一下。”说着阿尔直接拉着他的手臂就走,看着对方难得严肃认真的样子,伊万也没怎么挣扎,直到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才开口问:“好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阿尔弗雷德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其实,我......”

“?”为了听得更清楚一点,伊万不自觉地把头往他那边侧了一点。

好机会!阿尔迅速拿下挡住嘴的手,露出了那血盆大口,然而伊万仅仅来得及看了一眼,就感觉到自己的脸上被人用嘴唇重重地碾了一口。

没错,是“碾”。

与此同时阿尔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用他单身多年练就的神速飞快地滑开了相机。

只听到“咔嚓”一声。

事不宜迟,快跑!

趁着对方还沉浸在惊讶,懵逼,和被男人强吻的恐惧情绪之中,完成任务的阿尔跟兔子一样蹿了出去,只留下伊万一个人愣愣地待在原地,宛如石化的雕像。

整个过程的发生不过十几秒中,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而已经蹿出去老远的阿尔弗雷德,不禁第一次在心底里可怜起这头北极熊了。

然而在他刚刚跑过一个拐角后,伊万那变了声调的,惊恐又愤怒的软糯声音几乎响彻了整个回廊。

“阿尔弗雷德!!!!!!!!”

被这声怒吼的某英雄吓得连头都不敢回,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呼,呼......”好不容易跑出教学楼的阿尔正扶着墙根大喘气,“幸好英雄跑得快......”

他看了看周围,糟了,跑得太过头了,忘记这附近没有洗手间。他苦恼地皱起眉头,这可怎么办?他总不可能顶着这幅样子去见其他人吧?

“啊哈!我怎么忘了!”突然想起来的阿尔开始在书包里翻找,果不其然地看到除了口红和镜子外还有一片小小的卸妆湿巾。当初艾米丽借他口红时还顺带塞给他这个。本想拿清水洗洗干净就好,可惜现在条件有限,也只能这样了。于是阿尔拆开包装后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事实证明这玩意还挺好用的。

料理完口红的英雄现在要考虑逃跑的事情了。嗯?什么?你说他为什么要逃?开玩笑,要是在放学前被北极熊抓住了......

画面太美他都不敢想象。

所幸的是现在是上课时间,学校的围墙边并没有学生,连巡逻的老师也没那么快来到。他盯着不远处大概只有两米多的围墙,搓了搓手往掌心吹了一口气,紧接着一个加速助跑,三两下就上了围墙。

Yeah!英雄真是太帅了!

然而在他准备翻下墙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瞄到了一个人,吓得他赶紧把脚缩了回去。

另一边的围墙下,伊万抬头看向他,侧脸上鲜艳的唇印是那么明显又扎眼。早晨的阳光映在他那带着善意的微笑的脸上,让人感觉如沐寒风。手中光滑的水管在阳光下泛着银色的寒光。

“阿尔弗,我想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NO————”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87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