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全员厨(除了菊),博爱党,但不吃菊相关cp。
脑洞大,文笔渣。风格经常突变,画风清奇。
原创小号ID风清扶明月。
APH主写味音痴 冷战 红色 独普。
《秦时明月》只吃卫聂和凤跖。卫庄是我男神!
愿望是有生之年肝完所有喜欢的cp。 想聊天的可以来找我呀~
最后说明一下所有文章禁止转载。(虽然好像并没有人orz)

【奧洪】《泰坦与幽灵》第一章

旧文新发。文笔渣请注意!设定是泰坦族洪X人族奧。洪姐前期性格前期男友力max,十足的女汉子(bu)。人物性格ooc,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没关系这锅我背。

确定没有问题?好的那我们开始吧————————————————————

 序章


作为一个泰坦族姑娘,伊丽莎白既勇猛又美丽。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勇猛的战士,会愿意褪下战袍与盔甲,丢弃手中的长剑,心甘情愿的嫁做人妇。

伊丽莎白从不后悔她做的每一件事。

她唯一的遗憾,就是为什么没有早一点遇见他。

——————————

第一章


她与他的相遇并不美好。


那时的人族,弱小且无助,因此经常成为其他种族的盘中餐,掠夺资源更是常见。

泰坦族也不例外。

伊丽莎白第一次踏进这座城,是以一种胜利的侵略者姿态进来的。

半长的棕色头发被干净利落地束成马尾,银色的铠甲上血迹还未干透,英气的脸上,嘴角扬起恣意帅气的笑,翠绿色的眼睛透着一股不服输的狠厉。

看着两旁残损破旧的房屋,她感到无趣,这种房屋里一定没多少值钱的东西,她不想停留在这种地方。

她按着腰间锋利的宝剑,丢下正在四处搜刮抢劫的族人,只身来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她拨开面前碍事的草丛,看到一座豪华的城堡,城堡环抱着一片湖水,美丽的睡莲绽放于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大理石雕刻而成的白天鹅静静伫立湖水中央,一股清流从天鹅嘴里流出,在空中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最后又重新没入湖水之中。白色与金色交相辉映的城堡,不但不显得庸俗,更增添了一种贵族的气息。

伊丽莎白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那群蠢蛋,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住的地方,像那种木屋,能有什么油水可捞?

这么想着,她不动声色的潜到城堡的入口,顺利地翻过铁栏的围墙,来到紧闭的大门前。这时,门后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琴声。她心下疑惑,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果断的抬起腿,一脚就将大门踹开,两扇大门被暴力的分开,然后狠狠地撞上了两边的墙壁,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而客厅里正端坐在钢琴前的男子,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依旧全神贯注地弹奏着音乐。

伊丽莎白实在不能忍受他这种态度,她“唰”地一声拔出剑,走上前架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早上好,令人恼火的先生,”她微微抬高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趁我还没有真正发火之前,给我停下。”

琴声戛然而止。

男人纤长白净的双手轻轻放在琴键上,秀气的眉眼微微挑起,狭长的眼角生动妩媚。

伊丽莎白的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

男人开口了,声音优雅好听,但却透着一股冰冷的寒意:“你是。。。异族人?”

“是,又怎样?”伊丽莎白稳了稳心神,架在他脖子上的利剑动了动,她嚣张地问道:“喂,这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他几乎是半吸了一口冷气,脖子上冰凉的触感使他分外不舒服,锋利的长剑刚刚险些划破了他的皮肤,他皱起秀气的眉,不满道:“真是个粗鲁的小姐,我不叫‘喂’,我的名字是罗德里赫。以及。。。”他叹了一口气,“这座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

“你难道没有仆人吗?”

“他们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他回答道,薄唇勾起略带讽刺的微笑。

伊丽莎白笑了,笑容天真又带着些残忍,“那么,如果我把你杀了再把这里掠夺一空,也不会有人发现啰?”

“。。。。”罗德里赫沉默了一会,就在伊丽莎白想像着他要求饶的时候,他却说道:“好。”

“嗯?什么?”这下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了,“你不怕死吗?”

罗德里赫抚摸着洁白如玉的琴键,就如同抚摸着爱人光滑的皮肤一般。“已经无所谓了。”

他抬起头,漆黑的眼睛深邃无比,“在我临死之前,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伊丽莎白嗤笑了一声,“先说来听听。”

“我想弹奏最后一首曲子。”

“有趣的人类,”她放下架在他脖子上的宝剑,双手交握将剑插入地上,“好,我可以答应你。开始吧。”

罗德里赫深吸一口气,这是他最后一次弹奏了。

悠美的琴声响起,一串接一串的音符从他的指尖滑落, 宛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萦绕在他的周围,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翻飞,他闭上了眼睛,沉浸在音乐的世界中。

与她平时听到的粗犷狂野的祭乐不同,优雅的钢琴声干净又纯粹,她仿佛置身于春意盎然的花园中,翩飞的蝴蝶围绕着她。她闭上眼睛,感受微风拂过耳旁。
       
忽然,画面一转,她瞬间坠落于大海之中,海水温柔的包裹着她,波浪随着琴声一起一伏,她也渐渐浮出海面。星光撒落在海面上,犹如一颗颗闪烁的珍珠,这时,琴声变得雄浑壮阔起来,一轮明月从海平面缓缓升起,柔和的光辉笼罩着这片大海,如同母亲那温柔的目光。

她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看着月亮越升越高,直至遥不可及。潮水一波又一波的涌到了她的身上,她伸出手,想要抓住那抹银辉,却什么也抓不住。一股深深的悲哀如潮水般涌入心头,一层巨浪翻来,她重新落入海中。在深不见底的海水中,她感到一阵平静。不,不是平静,而是空寂。

一种带着悲哀的空寂。

最后一个尾音落下,罗德里赫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他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可过了很久,脖子上并没有传来想象中剧烈的痛感,他疑惑地睁开眼,却发现那名入侵者依然站在原地。

伊丽莎白怔怔地盯着自己的手心,看了许久,显然还沉浸于刚才的画面中无法自拔。最后,她叹了一口气,闭上眼,收起了手掌,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道:
         
“刚才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显然是意想不到这名异族女子会问出这样的话来。罗德里赫沉默了一会,半晌,他回答道:“它的名字叫《月光》,只不过,已经被我修改过了。”

月光。。。么。。。

伊丽莎白回想起刚刚手中未能抓住的那抹银辉,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插入地上的宝剑,缓缓收回刀鞘中。

“怎么,你。。。不打算杀我了?”

“。。。。”伊丽莎白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应当履行诺言杀了他,可是,在内心深处,她其实并不想这么做。

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与其说是纠结,不如说,是不忍心。

“算了,”她大大咧咧地挠了挠后脑勺,像是说给罗德里赫,又像是在说服自己,“以后总有机会的。”

说完,她转过头,正要潇洒离去。可眼角余光却敏锐的捕捉到,男人身边透明的落地窗后,一团巨大的黑影正朝着他快速袭来。

她的瞳孔猛的收缩,“小心!”她大吼道。但人类的反应永远都是最慢的。她一个箭步冲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还未反应过来的罗德里赫猛地扑倒在一旁。与此同时,一块巨石狠砸上了透明的玻璃窗,清脆响声中玻璃顷刻碎裂,随着“嘭!”的一声巨响,昂贵的钢琴瞬间就被砸了个粉碎。

碎裂的玻璃碎块以天女散花的方式飞舞于空中,最后再坠落于地面上。伊丽莎白双手撑在了男人的上方,替他承受了不少伤害。玻璃碎片砸在银色的盔甲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伊丽莎白长呼出一口气,她晃了晃头,细碎的玻璃渣从发丝中落下。看着身下一脸发愣的男人,她忍不住伸手,毫不客气地拍了拍他的脸,“喂,你没事吧?”

罗德里赫显然还没回过神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脸上满是震惊的神情。然而,在看到一旁已然粉碎的钢琴时,脸上的表情就直接由震惊转变为了愤怒。

“我的钢琴。。。。”

伊丽莎白被气笑了,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情关心他的钢琴?!果然人类脑子里都是有洞的么?

“喂喂,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么?”

早知道就不救他了。伊丽莎白抿了抿唇,有些无奈的想道。

罗德里赫这才如梦初醒,他将视线从毁得不成样子的钢琴上收回,却猝不及防地对上了一双略带几分愤怒的翠绿色眼眸,异族少女俊秀的脸庞近在咫尺。他开始遏制不住地脸红起来,他有些别扭地别过头:“抱。。。抱歉,可以先从我身上起来么。。。”

伊丽莎白干脆利落地从他身上爬起,她拍了拍手,很不屑地说道:“切,你以为谁想压着你啊?不杀你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更何况我还救了你。”

泰坦族可不是一个善良的种族。

看了看仍旧坐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的小少爷,她嗤笑一声,果断地转过身朝着早已损坏的大门走去。

“请等一下!”

伊丽莎白停下脚步,转头看着他快速又不失优雅地站起身,难得耐心地等待他下一句发言。只见他微微有些窘迫地问道:“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哦?”伊丽莎白偏了偏头,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可爱。然而下一句话就让人打破幻想。

“告诉你,我有什么好处吗?”

“我。。。。”罗德里赫突然感到语塞,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合适的理由来唐突地问一个少女的名字,尽管这名异族少女不久前还拿着剑架在他脖子上。

“作为一名有教养的绅士,我不能连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真是个蹩脚的理由。

罗德里赫第一次如此懊恼自己糟糕的口才。 


伊丽莎白饶有兴趣地盯了他一会儿,半晌,她突然笑了起来,阳光从破碎的窗户射入,映在她灿如夏花的笑容上,如果忽略她身上染血的盔甲,她简直就像个误入人间的天使。


“伊丽莎白。这是我的名字。”

少女重新转过头,束起的棕色马尾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她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口走去,向后挥了挥手算作告别。

她不知道的是,那名男子就站在她身后,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直到离去。

她同样也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一天,在这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下午里,异族的少男与少女相遇,此后便结下了彼此一生的羁绊。

————————

身为作者的我想说:这章结尾太垃圾了。。。不过谁让我坑了那么久灵感都忘光了呢  虽然知道肯定不会有多少个人看,不过没关系尽管如此但我不会弃坑的!(坚定脸

好的第二章大概要等到下周了(遁走)


评论
热度 ( 14 )

© 风清 | Powered by LOFTER